御踪

睡前小故事/美丽喵/黑化艾默里克/ooc严重

艾默里克握着勺柄在锅内搅了搅,先舀起半勺倾倒进碗中,又避开米舀了些清汤添满。

身为贵族,虽然他一向不喜欢过于奢侈的生活,但也不曾有过下厨的经历,为数不多的仆人会将这些生活琐事处理的很好。不过艾默里克现在觉得,亲自下厨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,现在开始也不算晚。

自战事平定后,一切都在慢慢步入正轨,经历过一阵忙的不可开交的日子之后也开始轻松下来。

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。

或许中午可以尝试一些更复杂的菜色?艾默里克这样想着,一边将盛着粥的碗放进托盘,略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以对方的喜好为主,放弃了往粥里加两勺糖的想法。

他转身出了门,又带着一支犹带露水的橙褐色玫瑰进来。在伊修加德培育这些娇贵的小家伙并不容易,但好在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,太多的财富对他来说也并没有什么额外的用处。

[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,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。]

艾默里克仍记得商人送来装着种子的纸袋上写的花语,他对前半句表示十成十的赞同,对后半句却不以为然。

诚然,爱上一个人的感觉的确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幸福,与爱人相处更是令人愉悦至极,没有爱过的人绝对难以体会这种感受。但与此相对的是,倘若与爱人离别,也绝对是难以忍受的痛楚,又怎么可能甜蜜?

——永远在一起才是最“幸福”的选择不是吗。

将玫瑰放在托盘边,艾默里克端着托盘朝卧室内走去。

各类小说里总爱将贵族描写的懦弱贪婪又恶毒,密牢是他们黑暗宅邸内永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现在想来或许他们的确有那么一些事实依据?

艾默里克难得的有些心不在焉,或许是这两天没有休息好吧。他推开密室的门,顺着台阶往下走。面前是一道门,却没有上任何锁——密室所在的位置本来就是最牢靠的门锁,倘若一个家族重要的的密室能被外人发现,有什么样的锁又怎么样呢。

艾默里克推开门,下一瞬锐利的视线便投在他的身上。

密室并非民间小说写的那样是不见天日的,是充满了刑罚折磨的牢狱,相反,虽然布置的比起楼上的正厅简陋的多,却也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一间经过精心布置过的卧室。

“早上好,埃斯蒂尼安,能看到你这么有精神我真高兴。”艾默里克对龙骑士称得上是凶狠的视线视若无睹,将托盘放在了床边的桌子上,微笑着朝着龙骑士打招呼。

“…艾默里克。”龙骑士的声音暗哑的过分,他压抑着心中烦躁又带着几分暴虐的情绪,开口问道,“为什么。”

艾默里克用勺子搅了搅粥,又将手贴在碗壁上试了试温度,他抬眸看着坐在床上的伙伴,视线是对他人不曾有过的温柔。

“因为爱。”艾默里克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总是毫不犹豫的。

但是这却彻底点燃的埃斯蒂尼安心中的烦躁,他的唇角上扬扯出一个满是讽意的冷笑。

“你的爱可真是让人难以承受。”他眯起眸子,仿佛危险的猎豹即将捕食他的食物,但他却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带着几分凶恶的道,“滚出去,别让我再看到你。”

艾默里克叹了口气,没打算以强硬的手段逼迫对方,他退出去前最后看了一眼室内,银发的龙骑士的四肢都被铁链束缚着,最优秀的咒术师为他们添加了卸除气力的咒文。即使是前任的苍天之龙骑也只能被乖乖的束缚在铁链允许的范围内。大概只勉强够他在室内活动,倘若艾默里克愿意,这铁链还能收缩到让龙骑士动也不能的程度。

龙骑士的脸色并不是更好,想来这两天他并没有休息好,不过好在今天的早餐没有被人掀翻在地,这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——他总会习惯的。

艾默里克关上门,这样想着。

埃斯蒂尼安坐在床上,强行平复自身的情绪,皱着眉思考从两天前他回到伊修加德到现在的每一个细节。

——到底是怎么了,无论艾默里克,还是自己。







撑着困意睡前码完了。如果以后没沉迷游戏也会会把后续补完,如果没zzzz那就把这个当结局吧。反正埃斯蒂尼安也不知道(等等。
梗源空间,图戳我。我放在下一条了……因为我没找到添加图片。痛哭。
太有感觉了没忍住写了这个。